2月19日,国务院国资委召开“AI赋能 产业焕新”中央企业人工智能专题推进会,提出中央企业要主动拥抱人工智能带来的深刻变革。央企的优势在哪里?发展人工智能的着力点又在哪里?我们又该怎么样紧紧抓住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机遇,实现高质量的发展?《新闻1+1》邀请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周城雄,共同关注:人工智能,中国的竞争力!


央企,如何主动拥抱人工智能?


2月19日,国资委召开“AI赋能 产业焕新”中央企业人工智能专题推进会,会议认为,加快推动人工智能发展,是国资央企发挥功能使命,抢抓战略机遇,培育新质生产力,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。中央企业要把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,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。发展人工智能,央企,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更好发展、发挥更大作用?点击视频,了解更多内容↓↓↓



视频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(03:46)


国资委召开这次会议的时机是什么?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 周城雄:国资委召开这个会议的时机是顺应时代的需要,也就是科技革命形式的需求。人工智能是公认的下一次科技革命的一个重要领域或者重要方向,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去冒错失这次科技革命的一个风险。国资委作为国家央企主管部门,肯定要在这方面要要求央企承担它的社会责任。最近大家看到Sora出现,有些人可能会以为是和这个有关,但其实这个会议肯定不是这几天才决定召开的,这个会议肯定已经筹备一段时间,说明主管部门已经意识到了人工智能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,也意识到了中央企业要在这方面承担的责任。


主要资源应该投入到哪些最需要、最有优势的领域?


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 周城雄: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很广,应用范围很广,相关的产业也很长,涉及技术门类也很多。目前相对来说,我们并没有全方位的有优势,只能说在某些局部,在最急需,应用最广泛的一些领域提供资源,来取得优势,比如说我们从制造业大国变成制造业强国,必须在人工智能应用的技术上取得领先优势,才能保持制造业优势。比如说农业领域,我们也是农业大国,要保持农产品安全,提高农产品效率,人工智能的应用也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,这些都是我们急需的。


哪些应用场景可以社会开放?


这次推进会“10家中央企业签订倡议书,表示将主动向社会开放人工智能应用场景”。下一步可以开放的应用场景有哪些?


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 周城雄:不涉及国家安全的,我认为应该尽可能向社会开放,因为我们的优势是应用场景广,比如像制造业,央企也有很多大型的制造企业,在汽车、飞机、钢铁、化工这些制造领域,假如我们能够向社会开放,那么这方面的人工智能应用就可以快速地得到迭代和进步,再比如说交通领域,我们很多的交通建设,像高铁、高速公路,都是由央企在承担,这方面的应用场景开放,也可以跟人工智能技术快速相结合。


人工智能发展,中国水平怎样?


尽管起步较晚,但近年来,中国在算力、芯片和5G等新型基础设施领域的发展,已经呈现快速增长和持续创新的趋势,也为人工智能的大规模计算和数据处理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。目前,中国的人工智能专利申请量居世界首位。如何更好地推动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健康发展?点击视频,了解更多内容↓↓↓



继续发展人工智能,我们面对的现实挑战是什么?


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 周城雄:我想涉及几个方面(1)人工智能的芯片。这是硬件方面的基础设施,就好比高铁列车,现在国外对我们还有一定的限制措施,高端的人工智能芯片禁运对我们人工智能研发会有一定影响。(2)算法方面。有了芯片还涉及计算方法,这是跟数学家、跟计算机结合有关,需要我们继续提升的地方。(3)应用方面。现在一些国外的人工智能大模型,对中国还没有完全开放,这对我们造成一些影响。可以采取灵活的政策,让我们能够更快的运用上当今世界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,运用我们巨大的市场,在应用过程中,再发展我们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,实现快速迭代。


发展人工智能,如何看待未来各国之间的竞争与合作?


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 周城雄:合作肯定是会有的。从最基础的方面来说,比如说数学层面、计算机层面,很多最新的研究成果都是在全世界范围公开发表的,这里面有我们中国科学家发表的论文,也有其他国家科学家发表的论文,大家都是共享的,我想这本身就是一种合作。涉及竞争,我认为更多的是在产业层面的竞争,就是到了应用层面,企业把它做成一个产品的时候,一定是存在竞争关系的,当然企业之间也会有上下游的合作,也会有一些应用场景跟技术提供方的合作,但是同行之间肯定是一个竞争的关系,但是这个竞争是良性的,技术的进步最终将会惠及全人类,带来更好的福利,更好的生活条件。


发展人工智能,与民企相比,央企的特点和优势是什么?


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 周城雄:首先一个方面就是央企的规模大,抗风险能力强。我们知道人工智能是一个新兴领域,无论世界各国来说,都不能说发展得很成熟了,在这个阶段,需要投入的资金量、人力资源是非常大的,而一般的很多企业很难单独承担这样投入。虽然我们已经有一些民营企业在投入,但由于起步阶段或者说投入规模的问题,现在还不能说在全世界做到真正的领先。那么,如何让央企也能加入到里面来,央企也有人才的优势,也有研发资金的优势,肯定会加速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。因为从科研的角度来说,投入是最基础的,可以说科技发展到这个阶段,科研是奢侈品,没有经济基础是很难取得科研成果的。